网赚软件-手机网赚软件-网赚软件排行榜-快乐网

网站地图网上挣钱

网赚软件-手机网赚软件-网赚软件排行榜-快乐网

当前位置: 快乐网 > 新手网赚 >

电视的收视率怎么挣钱,节目收视率怎么赚钱

时间:2021-07-18 02:18人气:来源: www.tzchenshism.com

为什么造假

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有关负责人,他们表示,现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已经就此召开了有关会议,协会暂时不便捷同意采访。该协会一位成员表示,两年前协会曾就收视率造假的问题召集会员单位开会,会议开了4个多小时,30多个制作方代表群情激愤,会上大伙都承认,曾烧钱购买过收视率。

3

尴尬近况

新作收视率高,口碑差:郭靖宇称是因没买收视让人黑

这次点燃郭靖宇神经的是他的传奇剧《娘道》,编剧兼总导演。据郭靖宇介绍,这部剧总资金投入超越2亿,由郭靖宇一家公司出品,郭靖宇老婆岳丽娜主演,他的两个儿子和女儿也在剧中饰演要紧角色。《娘道》播出后,收视率很好,首播当天黄金档排行榜第三,达到0.681。依据CSM52最新数据,《娘道》在9月16日省级电视台黄金电视剧中排行榜第一,北京卫视收视率达到1.22%,江苏卫视收视率达到1.04%。

“目前收视率已经涨到100万集了,价格也在涨。”一位制片人悲伤地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2016年底,由郑爽和马天宇主演的《美人私房菜》因收视率低非常快播出

然而《娘道》的口碑并不高。9月17日,郭靖宇在个人微信朋友圈发布了新作《娘道》豆瓣评分表。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,郭靖宇发布的《娘道》评分仅为3.7分。在郭靖宇之前的演讲中,他过去吐槽《娘道》是他作品中豆瓣差评最多的一个。“我每天看豆瓣,虽然《娘道》还没有评分,我一个人算的,估计4分左右……”在郭靖宇看来,他的新作品之所以有这么多差评,是由于他不买收视率,致使他们找了一大量水军黑化自己。

(出处:成都商报)

炮击已经过去近10天了。成都商报记者多次联系郭靖宇,但他维持沉默。一位影视行业资深从业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现在的电视剧不买收视率非常难播出。即便播出,也会获得0.2%的收视率,被播出平台砍掉,放在桌子上也不好看。

现在,在国内提供收视率的主如果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有限责任公司。索福瑞官方网站介绍,索福瑞是国内领先的广播电视受众研究机构,致力于专业的电视收听和广播收听市场研究,为中国国内区域和香港传媒行业提供靠谱的、不间断的视听调查服务。

现在为止,收视率作假的手法主要有三种:干扰样本户、窃听和截留数据、直接篡改数据。业内人士透露,第二种手法经技术改进已经清除,第三种手法到今天没得到案例支持,而最低级的“干扰样本户”却屡禁不绝。

背后黑手是哪个?

2

郭灿靖宇报料带来全行业健康进步?演员被征税后,交易收视率会成为行业监管的热门吗?为此,成都商报记者进行了多方调查采访,试图挖掘出交易收视率造假的真相。

1 热门追踪

除此之外,多位制片人透露,现在收视率操纵者正在由被动向主动的方向进步,一个剧马上开播,电话就找来了,“做不做呀?不做的话收视率就可能往下掉?”电视台也会问,是不是能确保收视。

ndidate-entity-word" data-gid="183255" qid="6527569420947035405">浙江卫视腰斩,该片制片人严从华在微博发声,直指由于没购买收视率,《美人私房菜》和浙江卫视成了收视率造假的受害者。

电视的收视率怎么挣钱,节目收视率怎么赚钱

资深资金投入人,凯毅资本总裁高娜觉得,杜绝收视造假的首要条件是收视率不再和利益挂钩,即播出平台和广告商都不以收视率作为唯一衡量,“目前的状况就是收视率高的话广告价格是不同的,一旦和利益挂钩,那就会产生问题。”

2015年8月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亦颁布整治手段,组织中央电视台等14家用电器视台签署禁止收视率对赌的公约,但并未有效遏制对赌。多位电视剧制作公司负责人透露,总局的公约颁布后,电视台明面上不再与制作方签署收视率的“对赌协议”,但在购剧时,仍会暗地里强调需达到电视台的收视需要。

购买收视率价格水涨船高,两年不到从40万一集涨到100万

收视率造假的背后,一方面是国内电视剧供大于求的近况,另一方面则是电视台的存活需要,通过高的收视率拉到更多广告。2015年1月1日“一剧两星” 之后,国内基本上有一半的电视剧上不了电视台的首播。有数据显示,国内每年电视剧产量超15000集,却有近9000集没办法播出,而能上卫视首播的剧,电视台势必需要有收视率的保证。

此后,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为此还召开了媒体发布会,正式向电视剧收视造假的黑色产业链宣战。协会在发布会上公布的数字触目惊心:以当年购买收视率的价格每集30万至50万元人民币计算,卫视频道每年播出1.3万集电视剧计,全年有40多亿元被这股黑权势非法窃取。

据悉,为保证收视率,电视台与制作方签署电视剧购买合同时,一般会附加一份“对赌协议”。即制作方在售剧时,需要向电视台做出收视率担保——该剧在播出时需要达到协议中保证的收视率数值,制作适才能从电视台拿到全部的购片款。不然,根据协议比率相应扣款。以一部50集的电视剧,卖给电视台是每集100万元,在协议中会承诺平均收视率要超越1,收视率每低0.1就扣除单集购片费10万元,高于约定的数据又进行奖励,“收视率的高低,直接与制片方的片款挂钩。”一位制片人透露。

一个问题

收视率和购片款挂钩,“对赌协议”推进收视率交易

索福瑞官方网站显示,现在拥有5.79万余户样本家庭。其电视收视率调查网数据显示,25个省级收视调查网的样本用户为17250个,117个城市收视调查网的样本户也不过是21000个。也就是说,每一个区域分配的样本户家庭数目仅几百、上千个,即便是样本户数目最多的重庆,也仅有1300多样本户——这意味着只须“干扰”其中的13户就能改动当地1%的收视,控制收视率的本钱非常低。尽管索福瑞会按期更新样本户,但多年以来并未解决单个城市样本数较低的问题。

早在2015年,郭靖宇导演的《大秧歌》播出时,就爆出播出前被警告收视率的消息,各路人士建议他买收视率,但他明确拒绝。《大秧歌》首播时,武汉的收视率以前一天的2.23降到了0.35,江苏部分城市也出现了收视率为0的状况。

9月15日,郭靖宇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,由于他在演讲中炮轰不真实收视率。他在当天的讲话中,呼吁整个影视业团结起来,打击操纵收视率的黑帮,彻底铲除不真实收视率的毒瘤。

多位制片人觉得,索福瑞本身参与数据作假的可能性极小,某种程度上也是假收视率的“受害者”。成都商报记者多次联系索福瑞方面,不过并未收到回复。索福瑞高层曾多次表示,公司对于收视率作假的话题持很审慎的态度,索福瑞“也是收视率污染的受害者”、“对收视率污染的后果有着切肤之痛”、“一直与污染收视率的不法行为进行着持续、坚决的抗击战”。